追鱼派

这种失传钓法很凶残,钓上鯮鱼鳡鱼轻描淡写

拟饵作钓,在我国有着非常久远的历史,最早的文献及出土文物记载,可追溯到宋朝,更精准一点,应该是金兵南下之前,有文献记载,皇室与民同乐,在京师的护城河不定期举办钓鱼大赛,期间王公贵族、上至宰相翰林,下至升斗小民,均可参与,如果非要比喻,非常像是皇家举办的黑坑大赛;

宋人钓鱼,据文献、诗词、文物等考证,主要用的是两种器具,一种,是非常接近于现代垂钓的手竿,在北宋大家邵雍所做《渔樵问对》中,就有文字记载,子以何道而得鱼?渔者曰:六物者,竿也、纶也,浮也,沉也,钩也,饵也,一不具,则鱼不可得;

这段话的意思,是旁人问渔者,你用什么办法才能得到鱼啊?渔者回答,钓鱼必须要用六种器物,鱼竿、鱼线、浮漂、铅坠、鱼钩、钓饵,缺一个,就没有办法钓上鱼;但是,这种解释,其实是基于我们现代垂钓的认知,因为在宋朝,竿,并不是泛指手竿;

梁楷《八高僧故事图卷》

在唐朝诗人皮日休的《奉和鲁望渔具十五咏钓车》中,有这么几句诗词,得乐湖海志,不厌华輈小,月中抛一声,惊起滩上鸟;说的是皮日休海边观渔人作钓的情景,这里的抛竿,指的可不是手竿作钓,而是用钓车作钓;

什么是钓车呢?其实就是车盘钓的雏形,我们现在将其称之为渔轮,但是在唐宋年间,民间讲这种可以将鱼线绕起来的器具,叫做钓车;如果有对唐诗造诣很高的朋友,会发现,在全唐诗中,不下十几篇古诗,都有描述钓车的诗歌,在宋朝、明朝留下的诗词中,则能找到几十处记录;

如黄庭坚有诗云:花光寺下对云沙,欲把青州小钓车,杨万里也曾有诗云:两双钓船相对行,钓车自转不须萦;而这种钓车的制作,则在沈拓的《洞天游录》中有记载:江上一蓑,钓为乐事。钓用轮竿,竿用紫竹,轮不欲大,竿不宜长,但丝长则可钓耳。豫章有丛竹,其节长又直,为竿最佳。竿长七八尺,敲针作钩,所谓‘一勾掣动沧浪月,钓出千秋万古心“

翻译成白话文,就是钓车是渔轮和鱼竿两部分组成,渔轮不能太大,鱼竿不能太长,鱼线则可以缠绕在渔轮上,在南昌地区,有丛生的紫竹,取七八尺左右的长度作为鱼竿刚刚好,这种紫竹笔直而竹节少,再将针敲弯做成鱼钩,用来抛竿钓鱼,效果非常不错;

南宋马远寒江独钓图

除了文献记载之外,现存于日本东京的南宋马原所做的《寒江独钓图》,图中有一渔人正坐在船头作钓,手持的,正是钓车,该图经过放大之后,该钓车和现代的纺车轮钓组,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,和南方的车盘轮近乎一样,那么,问题来了,这种钓车,在古代主要是钓什么鱼的呢?

这就要提到拟饵钓鱼了,现在很多钓友都认为,拟饵钓鱼,是2007年由美国人发明的,其实这个观点,严格来说美国人自己可能都不太相信,因为拟饵钓鱼这种钓法,早在宋朝就非常流行,其后经由丝绸之路,从中东传向了欧洲国家,这其中重点要谈的,就是柳叶钓法;

何为柳叶钓法呢?在传统钓法中,非常注重鱼汛的时间段,每当鱼汛来临之前,钓鱼人会委托工匠打造专门的钓具,用较为轻质的紫竹片,削成10~15厘米左右的鱼形木片,要么涂抹上无味的白漆,要么涂抹成艳红色,分别在这些木鱼的头、腹、尾凿上三个小孔,然后绑系上三枚大型鱼钩,然后用长达20~30米的鱼线,绑系在钓车上;

车盘钓钓组

当夏末、秋初,秋汛涨水,鯮鱼、鳡鱼则会成群捕杀水中的小鱼、小虾觅食,将形似柳叶的木鱼随着小鱼群放到水中,只要钓车有明显下沉感,马上快速提竿,马上就能中鱼,而且个头都非常大;因为这种的钓法非常凶残,鯮鱼近乎灭绝,至少近些年,已经很难看到野生鯮鱼的个体了;而明清两代,这种柳叶钓法也被广泛的应用于近海海钓,效果相较于现在路亚拟饵而言,有胜之而无不及;

北宋童子垂钓枕

写在最后

曾有人说,所谓的时尚,就是历史的不断循环,柳叶钓法或者说钓车,在我国兴起于唐宋,在明清没落,民国则近乎绝迹,号称舶来品的路亚钓法,换了个马甲,就能在我国的钓鱼圈子里跻身为贵族运动之一;

说是历史开的玩笑也罢,说是历史的讽刺也行,至少我们要知道一个事实,就是别管外国钓友、中国钓友将路亚吹捧的多厉害,多神奇,我们都可以自豪的说一句,1000多年前,我们的老祖宗们,就将这种钓法玩腻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追鱼派 > 这种失传钓法很凶残,钓上鯮鱼鳡鱼轻描淡写

相关推荐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